体育馆坍塌背后的工程:采购监理服务被指违规招标监督部门正配合调查

时间:2024-05-21 10:53:22 来源: XPS挤塑聚苯板

产品详情

  齐齐哈尔市三十四中体育馆坍塌之后。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,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  7月23日发生在齐齐哈尔市第三十四中学的这起安全事故,其原因已初步查明。据官方通报,与体育馆毗邻的教学综合楼的实施工程单位,违规将珍珠岩堆放在体育馆屋顶以致引发坍塌。事发后,当地警方已对实施工程单位相关责任人立案侦查,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  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多名建筑业的人表示,将大量容易浸水增重的珍珠岩堆放在网架结构的体育馆屋顶,属于“低级的常识性错误”。而这种明显的违规操作,为何在长达数月内未被监理单位和监管部门发现并制止?

  在齐齐哈尔采访期间,澎湃新闻记者找到涉事的实施工程单位黑龙江嘉美建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嘉美公司)、监理单位黑龙江炳盛工程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炳盛公司),这两家企业工作人员均拒绝了采访。

  除了施工环节的问题,齐市第三十四中学教学综合楼项目的招标投标过程也受到质疑。该项目第一次招标,因中标结果存在异议而流标;第二次招标,未公示报价的嘉美公司,以“实力信誉”中标成为施工公司。此外,这个由当地财政投入超过三千万元的建筑工程,并未按规定对第三方监理进行公开招标,而是实行“采购”——最终的结果是,作为施工工程招标代理机构的炳盛公司,又成了这一项目的监理单位。

  对于涉事项目的招标投标情况,齐齐哈尔市目前未向媒体披露。该市建设工程招投标监督站工作人员7月25日告诉澎湃新闻,“我们现在是(在)配合有关部门做出详细的调查。”

  齐齐哈尔市委书记、市长沈宏宇用“三个不到位”,来总结这起事故暴露的问题:安全风险隐患排查不到位、安全监督管理不到位、企业安全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。在事发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,沈宏宇介绍,黑龙江省政府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全面调查,“我们将配合调查组尽快查明原因,依法依规严肃追责问责,绝不姑息。”

  7月28日,体育馆坍塌事故发生后的第6天。在齐齐哈尔市第三十四中学的门口,仍不时有人捧着鲜花前来祭奠。校门一侧的人行道,变成一条近百米长的“花道”。

  “花道”上除了摆放鲜花,还摆着酸奶、罐头、奶茶,以及水果和布娃娃。花丛中一个彩色排球上,写着“在另一个世界成为冠军”。女排队员和教练在获奖后的合影照片,放大后被放在学校门口的鲜花上。在现场,有市民看着照片低声哭泣。

  这起事故中遇难的11人, 除了一人为女教练,其他都是第三十四中学的女排队员——该校的初中学生。事故发生时,女排队员正在体育馆训练。就在一周前,这群孩子载誉归来——她们获得黑龙江省第十八届会排球比赛的亚军。

  齐齐哈尔市第三十四中学是当地一所公办重点初中,发生坍塌的体育馆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,建筑高度13.8米,屋顶为网架结构。有报道称,该体育馆建成于1997年,当时投资230万元。“反正有二十多年了。”学校附近的一位居民说。

  2023年7月23日下午,三十四中体育馆的屋顶全部坍塌,整个建筑只剩下墙体。救援人员赶来营救了19个小时。从现场视频看,废墟中有大量白色编织袋装着的建筑材料——后来被证实为珍珠岩。当地一家工程公司的负责人李晨(化名)曾带领工人到现场参与清理工作,他向澎湃新闻透露,现场的确发现大量成包的珍珠岩——一种建筑保温材料。

  有网友发出的视频资料显示,三十四中的体育馆在坍塌之前,有工人在屋顶堆放大量包装材料,堆放面积接近整个屋顶的一半。从旁边的环境和现场工人的衣装看,当时在体育馆屋顶堆放材料的时间,应该是几个月前的较冷季节。

  “在体育馆的屋顶堆放这么多建筑材料,这是低级的常识性错误。”建筑工程高级工程师付建怡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用“无知”来形容这种违规操作。他说,体育馆的屋顶一般都是网架结构,其承载力较低。

  据付建怡介绍,珍珠岩作为保温材料,这些年在建筑领域其实用得不多,建筑施工工地大多用挤塑聚苯板等保温效果更好的材料来取代。

  在坍塌的三十四中体育馆旁边,有一栋正在建设的综合楼项目。事后的调查表明,在体育馆屋顶堆放珍珠岩的,是综合楼施工方的嘉美公司。那么,该公司是按设计的基本要求准备使用珍珠岩,还是擅自更改了保温材料的设计方案?

  7月26日,澎湃新闻记者电话联系该工程的设计单位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。该公司设计院技术质量部的工作人员表示,需请示领导后才能答复,但此后该公司并未回复。记者连续三天拨打上述办公室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

  堆放在体育馆屋顶的珍珠岩,被认为是此次事故的“罪魁祸首”——压垮了网架结构的屋顶。

  太原理工大学建筑节能与新材料研究所所长李珠告诉澎湃新闻,珍珠岩吸水性极强,一般吸水率在200%到1600%之间。干珍珠岩吸水后,重量会大幅度的增加。李珠认为,运输干珍珠岩到工地甚至堆放在体育馆屋顶,是明显的违规操作。

  “经查,与体育馆毗邻的教学综合楼施工全套工艺流程中,实施工程单位违规将保温建筑材料珍珠岩堆置体育馆屋顶。”事发第二天,当地官方通报称:“受降雨影响,珍珠岩浸水增重,导致屋顶荷载增大、引发坍塌。”

  有业内人士分析,嘉美公司在综合楼的施工全套工艺流程中,将珍珠岩提前堆放在综合楼旁边的体育馆屋顶,可能是为使用塔吊或升降机运输时更加便捷。

  工商信息数据显示,嘉美公司成立于2009年,法定代表人为程子锋,股东为程子栋、程诺。黑龙江省公共资源交易网公布的信息表示,该公司近三年来中标的项目,包括齐齐哈尔市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法院以及一些医院、学校在内的建设或维修项目。去年11月中标的三十四中新建综合楼工程,项目负责人为赵荣君。

  为了解相关情况,7月25日,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齐齐哈尔市铁锋区龙华路旁的嘉美公司。该公司关着门,按门铃无人响应。透过玻璃门,可看到一楼的公司前台和总经理室,里面无人上班。后来有一名女员工从楼上下来收快递,她坚决不让记者进门。“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守在这里,老总都不在。”她说,“其他人放假了。”

  该项目第一次招标,是在2022年6月。黑龙江省公共资源交易网披露的信息数据显示,齐齐哈尔市第三十四中学校的“新建附属综合楼”项目,经过当地发改部门批准,建设资金来自齐齐哈尔市龙沙区财政资金。该项目包括1栋5层高的综合楼,以及配套建设的设备房、塑胶田径运动跑道等工程,最高投标限价为3319.19万元(其中施工费用3252.43万元,设计费用66.76万元)。

  第一次招标时,三家候选公司的报价均超过3100万元,最后江苏一家公司中标。不过,2022年8月,该项目发布流标公告:“因中标结果存在异议,现对项目重新招标。”

  负责该项目第一次招标的代理机构,是齐齐哈尔市全过程工程建设项目咨询公司。该公司负责人近日向澎湃新闻证实了“流标”一事:“当时确认中标之后,实施工程单位被查出有信誉问题,所以这个标就废除了。”

  2022年10月,该项目发布第二次招标公告,招标人仍为齐齐哈尔市第三十四中学,招标代理机构是炳盛公司。根据评标公示,嘉美公司以及河南颖淮建工、黑龙江国光建工这三家公司,被推荐为中标候选人。

  根据《招标公告和公示信息发布管理办法》第六条的规定,中标候选人的公示应当载明投标报价等内容。但该项目第二次招标的公示中,并未公布候选人的报价。

  2022年11月,该项目发布定第二次招标的定标结果——按照“实力信誉”的评审情况,确定嘉美公司为中标单位。计划施工的工期为2022 年12月至2023年12月。

  该项目确定实施工程单位后,还要选择监理单位。依照国家发改委《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》第七条,使用财政资金的公用事业项目,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在200万元以上,或者项目总投资额在3000万元以上的,其项目监理一定要进行招标。

  根据上述规定,三十四中新建综合楼的项目监理,显然属于“一定要进行招标”范围。可事实上,该项目的监理并未公开对外招标,而是进行了“采购”。

  2023年1月,该项目发布关于工程监理服务的采购公告,采购方式为竞争性谈判。

  “政府采购和招投标是完全不同的程序。招投标是根据招标投标法以及其实施条例等规定来进行,而政府采购只是参照这些规定。”在工程招投标领域从业多年的咨询工程师徐辉向澎湃新闻表示:“总投资超过三千万的,肯定就要招标。应该走招标程序的,你却进行政府采购,这在程序上就是一个‘硬伤’。”

  经过“竞争性谈判”,2023年2月,炳盛公司成为三十四中新建综合楼项目监理的供应商——即该项目的监理单位。而在该项目实施工程单位的第二次招标时,炳盛公司就是招标代理机构。

  招标代理、项目监理,炳盛公司在该项目中的两种角色“一肩挑”,在坍塌事故发生后受到质疑。有网友由此发文,质疑炳盛公司履行监理职责的公正性和独立性。

  根据我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,招标代理机构不得在所代理的招标项目中投标。“可能就为了规避这个规定,这一个项目的监理没有招标,而是采取了政府采购的方式。”徐辉分析。也有受访的人表示,施工项目的招标代理机构能否担任该项目的监理单位,目前在业内仍存有争议。

  三十四中综合楼的项目监理“采购”过程中,参与竞争的企业共有7家。其中,天津广源恒信建设工程项目管理公司的评审得分为第2名。“这样的一个过程肯定不是非常正规。”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说:“至于里面有没有暗箱操作,这个我们肯定发现不了。”

  对于三十四中综合楼项目的招投投标情况,当地官方目前未向媒体披露。7月25日,齐市建设工程招投标监督站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,目前不便透露详细情况。“这个事情比较大……”该工作人员说:“我们现在是(在)配合有关部门做出详细的调查。”

  体育馆坍塌事故发生后,齐齐哈尔市委书记、市长沈宏宇在新闻发布会介绍,黑龙江省政府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。沈宏宇表示,将配合调查组尽快查明原因,依法依规追责问责,“绝不姑息”。

  据通报,公安机关已对三十四中综合楼实施工程单位相关责任人立案侦查,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  多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法律人士分析,此次坍塌事故导致11人死亡的难以处理的后果,相关责任人可能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。

  根据我国刑法第134条的规定,在生产、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,因而出现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难以处理的后果的,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。犯该罪的刑罚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情节特别恶劣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  在建设工程的施工全套工艺流程中,监理单位对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等环节负有监理职责。三十四中体育馆坍塌事故发生之前,综合楼实施工程单位嘉美公司长期将珍珠岩推放在体育馆屋顶。对于这一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,作为监理单位的炳盛公司是不是察觉?

  成立于2020年炳盛公司,法定代表人为崔楠。7月25日,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齐市铁锋区木海街的炳盛公司。这里的经理室关着门,隔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,公司负责人不在,不便回答相关问题。

  在学校施工的建筑工程建设项目,除了有业主单位、监理单位的监督,还得接受建设部门的建设工程监管、教育部门的校园安全监管。

  齐哈尔市教育局位于这次“出事”的三十四中对面,隔着永安大街,相距仅数十米。事实上,就在体育馆坍塌事故发生的四个月前,该局曾在全市开展学校安全督导检查。

  据黑龙江省教育厅网站3月20日发布的消息,当时,齐齐哈尔市教育局组成检查组,深入16个县(市)区及直属学校、民办高中,开展校园安全工作督导检查。检查事项涵盖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、校园安防建设等7个重点领域。

  三十四中体育馆和新建综合楼存在的安全风险隐患问题,在当时的校园安全督导检查中是否被发现?为何体育馆坍塌事故的隐患没能提前排除?

  7月26日,央视网发表评论文章《的安全检查,真的够了》,对齐市教育局的上述“安全检查”效果表达质疑:“某一种意义上,这种的安全检查,已经在为下一个悲剧埋下引线。”

  “在这起事故中,暴露出安全风险隐患排查不到位、安全监督管理不到位、企业安全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等问题。”齐齐哈尔市党政“一把手”沈宏宇在事故发生后表示,齐齐哈尔将深刻反思、汲取教训,全面深入开展重大安全风险隐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,特别是对校园、体育场馆、建筑施工工地等场所进行彻查,坚决消除安全隐患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

  7月28日,在倒塌的体育馆旁边,三十四中的新建综合楼项目仍处于停工状态。该项目开工后公布在路边的宣传标语中,“安全生产”几个大字,依然醒目。